印太构想已完全取代亚太再平衡?破解美国印太战略契机正好密钥在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6 00:23

印太构想已完全取代亚太再平衡?破解美国印太战略契机正好密钥在手

2018-05-16 15:31来源:人大国发院战略

原标题:印太构想已完全取代亚太再平衡?破解美国印太战略契机正好密钥在手

本文字数

2513字

阅读时间

7分钟

方长平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以来,其亚太战略迟迟未出台。直至在2017年11月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特朗普提出了“印太”这一概念。但它并未与“战略”一词挂钩,在2017年底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与“印太”相挂钩的词汇是“地区”。因此,尽管国际社会包括中国战略界高度关注特朗普的印太构想,但我们很难判定特朗普提出的印太构想已经完全取代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成为美国新的亚太—印太战略的核心。

但是,无论作为一种当前的构想,亦或未来的一种战略,“印太”针对中国的意图非常明显,其构建美日澳印四国安全合作机制,无论是在地缘经济上还是在地缘政治上都对中国构成了潜在挑战。中国应该未雨绸缪,在保持对美战略定力的同时,积极运筹好周边外交,特别是周边大国外交。

运筹好周边大国外交

首先,主动运筹好中印、中日等大国关系。长期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中国周边外交资源更多地投入到中小国家及其地区组织,且经济外交是重点。除了中俄关系,我们对周边大国外交往往是危机应对和防范性的,甚至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搞好中美关系,中印、中日关系就有保障,缺乏对中印、中日关系自主性的认识,也缺乏对主动运筹和塑造周边大国外交的动能。周边外交的这种思维和布局,显然适应不了中国周边存在的且日趋严峻的地缘战略竞争态势。为此,我们应该在坚持周边外交战略方针的前提下,在保持和加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基础上,提高主动运筹和塑造中印、中日等大国关系的能力。

印度是中国西部重要邻国,是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其资源禀赋、发展前景与国家抱负不容忽视。但与印度的重要战略价值相比,长期以来中国社会对印度的了解、理解相当不足,对印度的战略意图和战略影响缺乏足够的重视。在新时期我们需要突破传统的中印巴三角关系的视角看待中印关系,把中印关系放在全球视野下观照。特别是随着特朗普呼之欲出的印太战略,我们对印度的战略一定要提高定位,鼓励印度保持战略自主性;同时,我们要超越中印边界争端的具体议题,从更加广泛的议题领域发展中印关系;我们还要加强与印度社会的广泛交往,加强教育、旅游和经贸往来,夯实中印关系的民意基础。

特别是,我们要照顾好彼此的核心关切,当前要灵活处理好一带一路的分歧,不必强求印度接受“一带一路”倡议。国内现在的舆论有一种倾向需要警惕,就是把是否接受、是否参与、对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作为衡量是否对中国友好的一个指标(亚投行问题上也有类似思维)。把不接受中国一带一路的国家视为对手,把原来不接受现在可能接受的国家,视为进步和我们外交的胜利。

在新时期下运筹好中日关系同样意义重大。我们要充分认识到中日关系的自主性一面。尽管安倍政府对美国外交依赖性较强,美日关系依然是日本外交的支柱,但中日关系有自己的发展动力和演变逻辑,日本也并非在所有问题上都与美国同步。我们要充分注意中日关系自主性一面,跳出美日关系看中日关系;同时,我们也要超越具体的问题看中日关系,特别是不要让领土争端、历史问题绑架中日关系的大局;防止激进民族主义情绪干扰中日关系发展,既要防止日本国内的,也要防止中国国内的,以夯实中日关系的民意基础,改善和提高彼此国民的积极认同。

当前中印、中日关系都迎来了改善与发展的关键时期,中印、中日都实现了高层会晤,这为处于多年停滞的两对双边关系注入了新的活力。这既是我们周边外交积极作为的结果,也有印度、日本面对形势主动调整的考量。无论如何,我们要保持好目前中印、中日关系的良好势头,积极运筹好中印、中日等周边大国关系。

夯实与东南亚的关系

与此同时,进一步发展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从地理上看,东南亚是链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枢纽,在中国的周边外交中历来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重要通道,也是可能破解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地区。当前是中国发展东南亚关系比较有利时期。一是美国特朗普的东南亚战略尚未完全成型,特朗普政府对奥巴马的战略尤其是经济战略基本推翻,导致东南亚国家对美国的战略意图、战略重点、战略决心表示怀疑,对他们一贯奉行的两边下注战略构成了一定的冲击,东南亚国家面临着外交的再调整;二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显现出初步影响力,东南亚国家尽管对一带一路倡议也有争议,但总体态度还是比较积极,希望能够抓住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快速发展自己;三是过去主导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议程的南海争端问题,近年来处于相对稳定期,两个南海主要声索国菲律宾和越南并没有随着美国的 “自由巡航”让南海问题升温。所有这些都为我们增强对东南亚塑造力提供了机遇。

当前,我们应该进一步增强经济上的辐射力和影响力,尽管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并不必然带来政治和安全上的相互理解和支持,但对于东南亚更多需要寻求经济发展的中小国家来说,经济上的影响力仍然不容忽视;进一步提高夯实多边倡议和多边机制的能力,特别是在美国退出TPP的背景下,我们把现有与东南亚的多边机制做实更显重要;进一步做好民心相通工作,充分考虑到中国崛起可能对东南亚中小国家心理上的冲击力,通过长期细致的工作,推动东南亚国家对我和平发展战略的预期和认同。

保持对美外交战略定力

当然,对美外交依然要保持战略定力。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目前还是在构想阶段,远没有成型为成熟的战略规划。当前美国在西太地区核心安全关切还是朝核问题。从朝核问题最新的动向看,美国认为中国在朝核问题上还是具备相当影响力的,在朝美即将举行的会谈中,美国还需要中国在其中扮演某种推动作用,在朝鲜完全弃核问题上继续寻求中国过去已经给予的支持。因此,在安全上美国还不想过分刺激中国,特别是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已经严重恶化了中美战略关系气氛的背景下。

另外,美国国内政治集团之间的博弈还在进行中,尽管无论是国安还是经济团队中对华强硬派占据上风,但在对中国采取何种强硬措施的议程设置上并没有取得完全一致。

还有,基于地区情势的差异性,二战后美国在亚太地区安全机制构建的双边特征,与跨大西洋地区北约的多边机制不同,美国在亚太构建和维护多边机制的经验和能力相对不足。据此,针对美国的印太战略构想,我们既要未雨绸缪,主动运筹好周边大国关系,也要保持足够的理性和定力,从大战略出发,保持中美关系的战略稳定。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